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读大山短篇散文

短篇散文

读大山短篇散文

更新时间:2019-05-13 12:00 手机版

读大山短篇散文

  铜矿有座山,叫“大山”。叫山无疑,叫“大”山,未免界过。粗人常往来于“大山”,有一夜销魂百日思之感,何况,衣食住行,柴米油盐均来自此山的赐予恩惠,感概:“大恩不言谢”,正恰于其份。

  去过很多高山、名山,或灵秀,或险峻,或矗屹,或茫野。其奇峰千仞、松立云端、水挂前川、云海日出、万谷幽深、风景迷人,各具故事,一幅幅长卷美廊尽收眼底。作为怀玉山脉,大茅山系密积岭坞,以盛产锄头柄而在当地占一小名,谓称其为“大”山,是否取之欠妥?就拿“大”字字形而言,“一人为大”,并读“三人为众”方知,上千众者踩其身,踏其顶,窥其实也不可为奖其“大”矣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读其山不过是高山延绵下的一垛小名之“丘”。清简、宁静、孤寂、寡淡、偏远是其山特点,杨梅、板栗、山枣、竹笋,予山装点,桃花嬉春,香桂溢秋,黄柚低眉,叙述山的冰冷四季。等一次盛开,那是白雪染山后的幻化,等一段烟雨,那是柳溪银燕逐春的梦境,等一路清风,炎夏的守山者在半山腰哼响了山里的歌谣。泉流,证明山的生命,它万年的心脏在跳,热血在流。

  不知哪年,阳光高照,山里鹊雀欢笑,山“丘”不再沉寂,春雷响了,春风来了,春雨也莅临润泽了,于是,山“丘”上枯木重生,万物之灵开始行走、停留、寻觅,山改变了野性,加深了厚重。昼夜的轰呜,抬眼的繁华,载入华夏又一番风景。

  月窗对饮,机台相吟,又是一次流转,注定这里出现了不是大山却胜于“大”山的另一道风景。房子、架子、管子、梯子、槽子连着皮带、圆锥、球磨、半自磨与电脑,灯光扭结在一起,融为一体,成为奇迹。己看山不是山,看山又是山,山房组合,人山共谐,劫缘欣喜,你一笑,我一迎,那山便可冠以“大”名。

  一日一月,那山里,一草一木,一枝一叶,一花一露,情何在,路何在?迷失、遗忘、铭记,铭记上山的路。那怕此一时,彼一时,再闻香在枝头,香在眉梢,香里幽幽,在那不属“大”山的山里头,心境亦悠悠。

  一位曾经守山长者告诉我,与山静黙,听清泉、松涛,那是过去的陶醉。如今大山被现代文明灌输了活力,一张日“吃”十三万吨的大肚玩起了金色的魔幻,一部铜化演义在这不是大山的“大”山里,成就了传奇!

本页面《读大山短篇散文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读大山短篇散文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aqluck.comhttp://www.aqluck.com/sanwen/50535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